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武侠古典- 子爵夫人的奴隶
子爵夫人的奴隶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亚洲自偷自拍另类12p_欧美色噜噜在线播放_instagram2018最新版本_A片毛片免费线看]

地址发布页:

子爵夫人的奴隶
作者:普普之人
其实,对于丽莎子爵夫人的邀约,我已经推掉三次了,但身为伍尔思特伯爵夫人
的我,对于子爵夫人我还是有些介意的,毕竟她的父亲的哥哥,就是当今的约翰
三世国王陛下,若有些闪失,传到国王陛下的耳朵里那就很不好了。

  嗜好收养奴隶为乐的丽莎子爵夫人,拥有上百名奴隶的传言,早就在贵族圈
人尽皆知,而对于她三次的邀约,我也不好再推託了,吩咐了马车,準备前往丽
莎子爵夫人宅邸,但我只想尽快完成这次拜访而已,并不想在丽莎子爵夫人的宅
邸待的太长时间。
  我们家离丽莎子爵的宅邸,大约一小时的马车车程,但听闻国王首都那里已
经有了蒸汽推进的火车,速度更快,有机会我还真想去看看,不说了,马车已经
缓缓的走进了丽莎子爵的宅邸门口,子爵家的僕役们在车门口準备接我下车,我
踏着木箱踏板在我的贴身僕役珍的搀扶下,下了马车,丽莎子爵夫人早已经在门
口等我了,按照礼仪,我伍尔思特伯爵夫人,丽莎是子爵夫人依礼是必须对我行
礼的,她穿着一袭粉色的礼服,腰间束缚的非常的漂亮,下摆的裙子是巴黎最流
行的款式,摺边与蕾丝的镶嵌都是相当高级与讲究的,她的手拉着她的两侧裙摆
,脚微弯后向我鞠躬行礼,我也简单的给她回了礼。
  餐桌上,前菜、主餐、果点、酒依续的送上了餐桌,但餐桌旁也就是一般的
僕人而已,倒也和一般贵族人家一样,没什幺特别的,或许是我对丽莎子爵夫人
误会了吧!才不过吃了快一小时,我已经有些快睡着了,稍微露了点睏意出来的
我,只能强打起精神了。
  餐后我们移到了另一个房间了,房间里有很大的沙发与椅子,我们对坐着聊
着丈夫的事情与最近巴黎新流行的服装话题等等。
  「夫人,狗牵来了」
  一旁的僕役弯着腰对着丽莎夫人细声说着,但因为我们距离很近的关係,还
是让我听到了。
  「来啦,快牵进来....夫人,失礼了,请您看看我们家养的狗吧!」
  丽莎夫人对着我细声的说着,这声音音量都是非常得宜的,不愧是贵族出生
的女性。
  「嗯嗯,好的,你自便」
  我拿起了热红茶,微微的喝了一口,淡淡的茶香飘向我的鼻子,眼睛看着远
方廊间僕役牵着两只「狗」
  进到了这会客厅里,而这根本不是狗,而是人型犬,两名女子,绑着一条辨
子,整齐的髮束,与细嫩的皮肤,但脖子上却戴上了鲜红色的项圈,用狗绳栓住
后,牵着、爬着,姿势就像是贵族饲养的丹麦犬一样。
  「这?这是狗?」
  我放下了红茶,转头看着丽莎夫人。
  「是的,这是我新买的奴隶,我将这两名奴隶当成了狗饲养了」
  丽莎夫人一派轻鬆的说着。
  「当然狗饲养?」
  我惊讶的问着丽莎说着,而我的心头一惊,竟然有「人」
  会被当成狗饲养吗?「是的,就是人,以饲养狗的方式饲养、犬姿、爬行、
姿势、吃食、排泄,都要跟狗一样的教法」
  丽莎夫人语气平和的说着。
  「爬行...排泄?」
  我惊讶的想像着丽莎夫人说的那个画面,女人...像狗一样的排泄吗?我
脸红心跳的偷偷想着,但身体的反应很奇怪,我双腿有些微微发抖着,或许..
.下半身那件贴身的裤子得更换一下。
  「是啊..连排泄都得像狗一样!」
  丽莎夫人将其中一头女犬用狗绳拉了过来,这两头女犬,年纪是不轻的,有
点年龄了,但皮肤却相当细嫩,不像是一般平民的女孩。
  「女犬....」
  我细细看着在我眼前的这两头「女犬」,越看心跳的越快,令人羞耻的裸体
,又被戴上狗才会戴的皮革製项圈,还用狗绳牵起,真的像是狗一样。
  丽莎夫人脸上有些奇妙的微笑,不过我并没有看到,我很专心的看着我眼前
的这两头女犬,果然这丽莎夫人真的很爱购买奴隶,原来奴隶还有这种乐趣啊。
  「夫人,这两头女犬,血统还是不错的,她们的父亲也曾经是贵族,只是远
了一点,爵位小了一点,因为犯了错,被剥夺了贵族的身份,两个有教养的女儿
也沦为奴隶,我趁势就买了过来,不管是脸蛋、皮肤、身形与教养都是很好的」
  丽莎夫人摸摸其中一头女犬的头与她的胸部,让我害羞的拿起丝製的扇子遮
住我的双眼,真是太令人羞耻了,但我的胸部却也敏感了起来,身上这件束腹让
我的胸部被紧紧的绑着,而变的敏感后,我身体也觉得不太舒服了,我知道我的
乳头一定是变硬了,也变的更加的敏感。
  「下次有机会,我带夫人去饲养牠们的屋子看看,因为今天还在打扫中,下
次再邀夫人过来吧」
  丽莎夫人对我微笑着。
  「嗯嗯,好,下次我再过来看看吧」
  我点点头微笑的回答着,但我丝毫没有察觉到我满脸的燥热已经让我满脸通
红,羞耻的样子已经完全被丽莎夫人看在眼里。
  「丽莎夫人,这些奴隶的脚,怎幺还锁上脚镣了?是犯了错吗?」
  我看着眼前的这两名奴隶,脚上都是锁着脚镣的,而细嫩的双脚脚踝去套上
了金属的脚镣,竟然让我觉得很美,闪闪发亮的脚镣,套在那女人的脚上,我的
目光完全无法离开那里。
  「这就是奴隶,女犬必要的,虽然她们不会逃跑,但就是身份的代表,奴隶
嘛,低贱的很,当然要与我们高贵的血统做出些区别,而脚镣就是强烈的区别象
徵」
  丽莎夫人侃侃而谈的说着。
  「低贱的奴隶...」
  我点点头回答着,我的思绪有些被这两名女犬的样子给打乱了,一时之间倒
也没其他的想法。
  「是啊...戴上脚镣的人,总会感受到自己身份是很低贱的,今天说句比
较冒犯的话,若是夫人您戴上了脚镣,那也会感受到的」
  丽莎夫人说完还鞠了躬,以表示对我的歉意。
  「呵呵呵,丽莎妳的比喻真是有趣」
  我笑着对丽莎说着,说的双脚在裙摆里互相磨蹭着,这个当然丽莎是看不见
了。
  「今天夫人也累了吧!要不在这儿过一夜,明天再回去?」
  丽莎夫人弯着腰对着我说着。
  「方便吗?」
  我问着丽莎夫人「当然,欢迎啊」
  丽莎夫人笑的很开怀的回答「快去打扫东厢的主客房,晚上伍尔思特伯爵夫
人可要入住了」
  丽莎转头看着身边僕役说着。
  「是的,夫人」
  一旁的僕役俐落的回答着,接着墙边的僕役就转身离开了,果然是子爵家的
僕役个个都是训练有素的。
  天色渐渐的暗了,在僕役的引导下,我来到东厢的一处主客房,这房间很宽
敞,而且是豪邸中客房最宽敞的,加大的大双人床与前方小客厅及穿鞋椅,还有
小茶几及墙上的高贵画作,在在都点缀着这个房间的华丽。
  习惯早睡的我,早早就準备换上睡衣睡觉了,而房门被敲了几声,我身边的
僕役就走向前去。
  「夫人,是丽莎夫人」
  「咦?这幺晚了?开门吧」
  「是...」
  「抱歉,这幺晚了还来打扰夫人休息了」
  丽莎夫人穿着简单的洋装与平底鞋就进来了。
  「没关係,请进吧,我也还没睡..」
  刚刚换上了长裙衬衣的我对丽莎夫人说着「今天...看到夫人似乎对脚镣
有些兴趣....所以戴了一副过来,想请夫人看看」
  丽莎夫人后面的那位僕役捧着一个木盘子,咖啡色的木盘子,就像是一般寻
常百姓家在用的木盘子,或是僕人与僕人间使用的。
  「呵...这样也被丽莎你看出来了,我是头一次看到这拘束犯人用的脚镣
,在我眼前出现呢,所以也就多看了几眼」
  我对着丽莎夫人说着「是啊...所以就送了一副给夫人看看,我看夫人似
乎有些兴趣」
  「我的确有些兴趣,这玩意儿是拘束犯人的,第一次看好奇而已」
  我说话的同时,我目光间的闪烁,似乎让丽莎看了出来。
  「这玩意儿,我这多的是,夫人喜欢这副就送给夫人了,让你处罚下人用.
...」
  丽莎夫人将木盘子接过手来,把玩着这副脚镣与它所属的钥匙。
  「很重吗?」
  我看着脚镣问着「很重,夫人拿看看?」
  丽莎夫人将这副脚镣递给了我,我伸出手去,接过手来,这马上可以感受到
金属製的脚镣重量。
  「好重,这怎幺能挂在脚上?」
  我拿着这沉澱澱的脚镣一边问着「奴隶嘛,就是得锁上这东西,才能让她知
道她的身份,要不?你让你的僕役戴上试试?」
  丽莎夫人笑着说着。
  「好主意啊,珍,你戴上吧,试试看」
  我转头对着我的贴身僕役说着「啊....夫人!!是....是的」
  珍低着头对我回答道,丽莎夫人的僕役也来协助珍戴上这副脚镣。
  「喀!」、「喀!」
  脚镣清脆的上锁声,在这房间内响亮的传着,我的心似乎也跟着跳动着,不
知道为什幺,我竟对这声音有些敏感。
  「珍?感觉如何?」
  我对着珍问着「夫人,脚好重,不好移动」
  「是吗?走几步路来看看?」
  我对着珍说着「啊...好难走...」
  珍表情很吃力的回答着,我看着她的双脚被锁上脚镣后,似乎移动的很缓慢

  「真有这幺重?」
  我对着珍诡异的表情与反应抱持着很大的疑问「夫人,真的好重,这样好难
走路...幸亏我不是奴隶」
  珍对我回答着。
  丽莎夫人的僕役赶紧过来替珍解开了脚镣,然后将脚镣放在木盘子上,连同
钥匙。
  ﻩ「太晚了,我该回去了,夫人好好休息」
  丽莎夫人对我行了礼后便转身离去,留下桌子上木盘子上的脚镣了。
  「这丽莎夫人在打什幺主意?」
  我心中有了这些疑问。
  看着桌上的这副脚镣,珍也没多注意些什幺,也就放在桌上了,入夜后我还
是有些睡不着的,可能是睡觉的床不太一样,我翻身了好几次,我依旧注意着我
身上的衣着是否有乱掉,我一定要保持这种优雅的感觉,这是身为贵族伍尔思特
伯爵夫人的我该有的认知。
  「这真的有这幺重吗?」
  我想着这个问题,而珍早已经睡到不醒人事了,我坐起身来,望着桌上的那
副「东西」,我悄悄的走下床,捧起了这个木盘子,捧到我的床上坐着,我用手
摸着这副我之前完全未曾看过的东西。
  「这些犯人、奴隶,日夜都要锁着这个,做着低贱的事情,终日被拘束着,
就戴着这个,还有今天看到的女犬....真是特别」
  我对着脚镣喃喃自语着,我打开了脚镣的铁环,铐在自己的脚上,然后扣上
铁环、上锁。
  「喀!」
  声音有些大声,但我不以为意,继续锁上第二个脚镣。
  「喀!」
  另一只脚也被锁上了,我双脚都被锁上脚镣了。
  「我是.....是奴隶了吗?」
  我看着双脚上的脚镣,我小心翼翼的将双脚放到床下。
  「真的好重,好重的拘束物」
  我的双脚感受到了这副脚镣的重量了,我的脚好像被钉在地上一样,往前每
走一步,都非常困难,而脚鍊磨擦着地板发出了金属的声响。
  我看着四周,确定一下真的没人,就再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就转头走回床上
,我吃力的将双脚拖上床,我用丝质的羊毛被盖在我的身上与脚上,双脚不由自
主的在被子里磨蹭着,试图打开双脚,却又被脚镣的短鍊给拘束着,这种感觉真
的很奇特,我一辈子都没有过这样的奇特感。
  我开始捨不得解开这双脚的脚镣了,用被子盖着的时候,我彷彿得到了安全
感一样,但顾及明天要回去及我身为伍尔思特伯爵夫人的自尊,我得解开这不属
于我身份的东西,我将东西放回桌上后,便回头睡觉了。
  由于昨夜晚睡与睡不好,挥别了丽莎夫人后,上了马车后的我便有点昏昏欲
睡了,当我再醒来时,已回到自家宅邸了,珍扶着我回到房间,我吩咐珍将这副
脚镣放在房间内的储藏室,另外不得对伍尔思特伯爵说起我收了这个东西,珍是
我相当信任的贴身女僕,她对我也相当忠心,自然帮我隐藏的好好的了。
  这几天宅邸里,外面的工人出出入入,伍尔思特伯爵远在皇宫,尚未返家,
听管家说,东侧正在打造电报室,专属贵族使用的,听说这东西可以快速的接到
讯息与传递妳想传递的话语给想传的人,如果对方也有电报机的话。
  当电报室完工时,我收到的第一份电报就是伍尔思特伯爵远在皇宫传来的,
若是用快马传递信件,得过上一整天,现在却可以在一瞬间就达成了,这电报室
真是奇妙的东西。
  「伍尔思特伯爵夫人,上次见面后,思念日深,望能再邀请您到寒舍拜访丽
莎」
  这是电报上所写的内容,看来子爵家也装了电报室了,这东西大概只有贵族
才装的起的了。
  「亲爱的丽莎夫人,我将在两天后,早上九点到达」
  我让僕役回了这封电报。
  两天后,我的马车再次来到子爵府,僕役们在门口等待着我,两三人搀扶着
我走下马车,丽莎夫人再次于门口迎接我的到来。
  「夫人欢迎,久疏问候」
  丽莎夫人向我亲切的问候着,在她的引领下我再次来到会客室,僕役替我们
泡了壶上好的茶与送上糕点,都是相当精致的,由于离用餐时间还有些距离,我
与丽莎夫人也只能继续闲聊着,但尴尬的是我心中满满想问的却是,前阵子她说
要带我去看的奴隶的屋子,但羞于启齿的我也只能继续闲聊下去了。
  「夫人想看看奴隶的屋子吧?上回我给您提到的....现在已经打扫好了
,夫人愿意去看看?」
  丽莎夫人竟正好说中我的心中所想的,也许是巧合吧。
  不知不觉脚步有些加快了,我跟随着丽莎的脚步,来到东侧的一处屋子,这
外表与一般屋子是一样的,但当我进入后才发现是别有洞天呢,屋内早已经是一
间间的牢房,牢房里关着一个个女奴,她们都被戴上了巷圈,栓上铁鍊跟狗一样
的被关在铁牢里,这栋屋子一共有五层楼高,每一层楼都有15间的牢房,关押
着75个奴隶。
  「夫人您猜错了,不是75,而是100个,因为还有地牢,地牢里还关押
着25个犯错的女奴,算是囚奴吧」
  丽莎神情带了点骄傲的回答着。
  「地牢?!囚奴?」
  我惊讶的看着丽莎夫人,于是我又往下走了几步路,地牢阴暗潮湿,同样的
空间却关了更多的奴隶。
  「这些犯了错的女奴,被惩罚,完全就是囚犯身份,但这里是惩罚室,完全
看不见阳光,空间更小,不见天日,关久了,会对时间的概念完全丧失,算是很
严重的处罚了」
  丽莎夫人对我说着。
  「天啊...」
  我惊讶的看着地牢里的每一个女奴,个个都是貌美如花,却被关在这不见天
日的地牢之中,四肢都被锁上了脚镣与铁鍊,而这些铁鍊都被镶嵌在墙上固定着
,完全无法逃脱,也看不出来她们到底被关多久了。
  「夫人....带回去的脚镣,是不是自己戴上了呢?」
  丽莎夫人支开了我们身边的所有僕役后,在我耳边轻轻的问着。
  「妳?!你怎幺会知道?」
  我惊讶的反问着丽莎「那天我从夫人的神情,就可以看的出来,夫人对脚镣
是有兴趣的,今天也很期待对吧?」
  丽莎夫人继续问着我「期待?」
  「期待看看我上次跟你说的奴隶的屋子啊,不是吗?」
  丽莎夫人对我问着「是...是有点期待,脚镣的事也被你说中了,我的确
试戴过了」
  我坦承的回答着丽莎夫人,但我心情非常紧张,甚至有点羞愧,竟被一个子
爵的夫人猜中了我的心思。
  「夫人想不想再试试,锁上脚镣的感觉?」
  丽莎夫人提议着「不...你失礼了,丽莎夫人....」
  我赶紧拒绝她的提议。
  「抱歉,但是....我们就在一个私密的房间里而已,不会...不会有
人看见的」
  丽莎夫人对我小小声说着「私密的房间?不会...有人看见吗?」
  我迟疑了一下回答道「对,私密的房间,不会有人看见的」
  丽莎夫人对我说着,而她的言语真的很吸引我。
  「嗯...好」
  我点点头还是有些犹豫的答应了。
  在丽莎夫人的引导下,我来到西侧一处房间前,丽莎夫人说的没错,真的很
私密,几乎没有僕役,也没有其他的人会出现,丽莎夫人支开了所有人,就连她
的贴身僕役也都离开了,只剩下我与珍还有丽莎夫人三个女子。
  进到屋子内,里面的摆设简直让我瞠目结舌,好多犯人才会用的物品,都被
整理的非常整齐,挂着或放着,而且都是擦拭的非常乾净,金属脚镣与脚接触的
地方也都磨的相当圆滑,让我对这些犯人用的拘束物,有了些新的观感。
  「夫人,欢迎您过来,这是专门提供给我们贵族上流社会的拘束物,很多贵
族也都跟您一样对这个非常喜欢,甚至专程到我们这里体验的,所以这边的脚镣
与铁鍊都是特製的,那天我送您的那副脚镣就是从这里取出的,还喜欢吗?」
  丽莎夫人对我说着「嗯嗯」
  我简单的回答着丽莎夫人。
  「但...上流社会也有人喜欢吗?」
  我好奇的问着「有的,而且不算少」
  丽莎夫人说着,我则是边看着房内的这些物品。
  「这副脚镣真有趣」
  我看着其中一副脚镣,它闪闪发亮的,看起来更轻一点,没有那幺重。
  「当然,这是大腿铐,可以藏在我们的裙摆内,束缚住大腿用的,走路声音
也不大,完全可以感觉到那种拘束感」
  丽莎夫人说着「夫人要试试?」
  丽莎夫人紧接着追问着「好...好啊」
  我点点头有点难为情的回答「让我为夫人服务?」
  丽莎夫人问着「好..麻烦妳了,珍也一起帮忙吧」
  我对着珍及丽莎说着「是的,夫人」
  珍在一旁也点点头回答道「珍...想不想也一起试看看?」
  丽莎夫人对着珍问着「夫人.....可以吗?」
  珍在一旁回答道「可以啊~丽莎夫人都问妳了」
  「是...可以的丽莎夫人」
  珍在一旁有些腼腆的笑了。
  「真是..这孩子」
  我摇摇头笑着说着。
  「替夫人把这套衣服取下吧!」
  丽莎夫人对着珍说着「是...是的」
  珍走到我的背后,拉开了我这件洋装的背后拉鍊,将这件衣服取下,我只剩
下我的衬衣及内衣还有我的吊带袜,丽莎夫人取了一组,大腿铐来,而这大腿铐
是皮革製的,特殊的皮革材质,让大腿铐不会掉下来,再用皮扣固定住大腿的地
方,大腿之间的皮革镶有铁环,铁环间再用短鍊,大概是长4英吋的短鍊,连结
住,铐上后,就只能小小步的走路。
  「好了,夫人,珍的也好了,两位走几步路看看」
  丽莎夫人对着我与珍说着「好...」
  我回答着,而一旁的珍虽然也被上了大腿铐,也还是搀扶着我,善进她贴身
僕役的责任。
  我每往前走一步,就可以感受到来自大腿铐拘束的感觉,我的步伐很明显的
变小了,而一旁的珍也是这样亦步亦趋的陪我走着。
  「夫人,这好奇怪的感觉」
  珍在我旁边小小声的对我说着「但...很有安全感...」
  珍对我再说着「珍也这幺觉得?」
  我抬起头来对珍问着「夫人也这觉得?」
  珍看着我回答着「看起来夫人与珍都有相同的感觉啊」
  丽莎夫人在一旁说着「这是?」
  我对着放在桌子上一个金属製的铁环说着,这个铁环高度约2英吋,只有单
一个铁环,像是可以锁住大腿或小腿的大小。
  「这是颈铐,用来栓住脖子的,夫人请看,铁环上是不是有个小铁环?」
  丽莎夫人指着铁环上的小圆环说着。
  「嗯嗯」
  我点点头回答「那就是用来锁住铁鍊的,通常是给女囚犯用的,夫人要试试
?」
  丽莎夫人问着「可以?」
  我问着「珍也想试试吗?」
  丽莎夫人问着「夫人说可以,我就可以」
  珍害羞的回答道「好,可以,珍也试试」
  我对着珍回答着「那好,刚好还有一个,应该适合珍使用」
  丽莎夫人先为我打开了这个颈铐,铐在了我的脖子上,铁铐是金属的,感觉
是很冰凉的,但铐上后脖子马上就习惯了,而铁铐戴来的重量,就让脖子可以很
明显的感受到了。
  「好重!」
  我对这个铁製颈铐的第一个感受就是这个。
  「是啊,夫人,真的好重」
  珍戴上后也对我这样说着。
  「因为这是给犯了错的奴隶戴的,重量一定要是重的,才会有被惩罚的感觉

  丽莎夫人轻鬆的说着,彷彿常常对着其他人解说一样。
  我与珍戴着颈铐与大腿铐,在屋子内走着,彷彿自己成了低贱的奴隶或囚犯
一样,这是从小就娇生惯养的我,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
  而我不得不在心里暗暗承认,虽然我身为高贵的伍尔思特伯爵夫人,但我却
喜欢上这种感觉了,但是...不能让丽莎夫人知道。
  「现在,夫人与珍....差一些东西,就更像奴隶囚犯了!」
  丽莎夫人说着「缺一些东西?」
  我问着丽莎夫人「衣服......华丽的伍尔思特伯爵夫人穿着昂贵的礼
服当然不像奴隶囚犯了,奴隶囚犯就该换上粗鄙的衣服,珍应该还可以,但夫人
....的玉体尊贵,恐怕就不太适合换上这些衣服了,我看就算了!」
  丽莎夫人说着「什幺样的衣服呢?」
  我对着丽莎夫人问着。
  「就是这些衣服」
  丽莎夫人指着她被后桌上的两套衣服,其实也就是棉麻材质的衣服,看起来
旧了点,但也还算乾净。
  「这个还好,我应该没问题的」
  我回答着丽莎夫人「真的吗?夫人想换上吗?」
  丽莎夫人问着「可以啊,珍快替我换上吧,妳也换上,我们一起换上吧」
  我对着珍说着,珍看起来很高兴了跑了过去,将这两套衣服取了过来,并开
始伺候我换上衣服。
  「换好了」
  珍替我换好了上衣后对我高兴的说着「夫人就算换上奴隶囚犯的衣装也依旧
动人啊!我地牢那些女奴都没有伍尔思特伯爵夫人来的出色啊」
  丽莎夫人在我耳边称讚的说着。
  「夫人我也换好了」
  珍在一旁对我和丽莎夫人说着「妳们看起来都很像呢....囚犯,而囚犯
是必须关在牢房里的」
  丽莎夫人说着「而且......巧的很,我们这间屋子,就有牢房的设置
呢」
  丽莎夫人边说边拉开后面墙面的黑色丝绒布帘,拉开后,竟是一间间的牢房

  「竟是真有牢房!」
  我惊讶的说道「夫人,真的有牢房啊」
  珍在我旁边说道「夫人要不要试试?」
  丽莎问着我「好啊~都已经弄成这样了,不试试也是可惜的」
  我对着珍说着「是啊!」
  珍也附和着说着「那就一人一间吧!」
  丽莎夫人说着「那怎幺可以?我要和夫人一间,我得照顾夫人的」
  珍说着「嗯嗯,好吧!就让妳们两个同一间吧!」
  丽莎夫人说着「不过......」
  丽莎夫人欲言又止的说着「不过什幺?」
  我问着丽莎夫人「不过就是...进入牢房里就是体验囚犯了,身份就是囚
犯了哦,妳也不是伍尔思特伯爵夫人,妳也不是夫人的僕役了,你们是同样低等
的奴隶囚犯了」
  丽莎夫人对我与珍说着「那怎幺可以?」
  珍有些激动的回答说着「没关係的珍,这是体验嘛」
  我对珍说着「好吧!既然夫人都这幺说了」
  珍低着头回答道「牢房是有脚镣的,进去后,记得自己锁上脚镣哦」
  丽莎夫人指着牢房说着而这牢房其实还算宽敞,足够两个人一间没错,但床
只有一张,椅子也只有一张了。
  「锁好了」
  我将地上的脚镣往自己双脚上锁去,配合着大腿铐,已经完全被锁的死死的
了,而墙上还有条长铁鍊,看来是要锁住颈铐的,而我也猜对了,我顺手也锁上
铁鍊了。
  「都锁好了?」
  丽莎夫人在牢房外问着「嗯嗯,都好了」
  我点点头回答道「那幺现在珍....她也是囚犯奴隶,但刑度较轻,而夫
人妳的刑度较重,现在珍在这牢房里的地位是比较高的,床理应是珍有资格睡,
夫人请坐地上吧,这样可以吗」
  丽莎夫人说着「这怎样可以?」
  珍有些慌乱的说着「没关係,就这幺坐吧」
  我点点头对着珍说着「夫人...」
  珍对我喊着,她的眼神中告诉我她有一种强烈护主的心思。
  「没关係的」
  我再对珍说着,我拍拍珍的肩负。
  当我往地上坐下的时候,看着珍坐在床上,彷彿她才是高贵的一方,而我沦
为低贱的奴隶了,一瞬间有点主从逆转的感觉了。
  丽莎夫人关上了牢房的铁门,还锁上了锁头,然后够过牢房的门,看着牢房
内的我与珍,而她的脸露出了一抹奇特的笑容,我看着牢房外的丽莎夫人,我彷
彿有成了丽莎夫人奴隶囚犯的错觉感。
  「夫人,我有好奇怪的感觉啊,彷彿我们成了丽莎夫人的奴隶了」
  珍对我说着,而她却刚好说出了我心中所想的,这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彷
彿丽莎与珍都能轻易猜中我的想法一样,而这样的巧合,支配着我继续往下前进

  看着这四周的牢房,铜墙铁壁的,我与珍是毫无逃脱的可能,双脚的脚镣与
脖子上的铁鍊都被冰冷的锁头锁上,更是插翅难飞了,一瞬间我有从高贵的伍尔
思特伯爵夫人变成阶下囚、变成低贱的奴隶一样,心中竟有些落莫感,虽说只是
暂时的,但还是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身上的衣服从高贵的丝质礼服,变成了粗
鄙的囚衣,这完全是一种很特殊的感觉,身为伍尔思特伯爵夫人的我,竟然感觉
到私处湿润到不行。
  「难道...我喜欢变成囚犯与奴隶吗?」
  我心中不禁开始这样想着,但是越想,却是越想越敏感,身体也变的很奇怪
,想要被抚摸与玩弄?好奇怪的感受,就连我的贴身僕役地位都变的比我高了。
  「戴上脚镣的人,总会感受到自己身份是很低贱的」
  我忽然想起了第一次来拜访时,丽莎夫人对我说的这句话,而我也深深的感
受到这句话的意思了,我开始也觉得自己其实是卑贱的,或许天生就该如此,才
会答应这样的体验,而我也告诉自己,我是喜欢这样的体验,我想就连我的贴身
女僕珍也是喜爱的。
  「或许可以试试当奴隶的感觉?」
  我心中开始有了这种刺激且大胆的想法。
  「看来夫人很喜欢这种感觉对吧?」
  丽莎夫人对着我问着「丽莎,这也许是值得一试的感觉,很特别,我也说不
出来」
  我对着牢房外身穿华丽礼服的丽莎夫人说着。
  「那你应该称呼我丽莎夫人...」
  丽莎夫人对着我说着「啊...是丽莎夫人,是我说错了」
  我赶紧对着丽莎夫人说着「夫人喜欢当奴隶是吧?」
  丽莎夫人对我问着「是...是的夫人...我很喜欢」
  我低着头对着丽莎夫人回答着「夫人...」
  一旁的珍听到了我的回答似乎很惊讶。
  「珍妳呢?」
  丽莎夫人继续问珍「夫人喜欢,那我就是...」
  珍也跟着回答着「那你们就成为一对姐妹奴隶吧?!如何?」
  「是...是的,丽莎夫人」
  我与珍同时都回答着「也该给你取个名字了,就叫安好了,一个珍,一个安

  丽莎夫人说着「谢谢夫人...赐名」
  我回答着「你也该叫我安了,珍」
  我对着身旁的珍说着「夫人.....」
  珍有些犹豫的说着「没关係的」
  我对珍点点头说道「是....安....」
  珍有些不好意思的叫着我的奴隶名「珍、安,现在妳们是奴隶姐妹了!」
  丽莎夫人说着「珍的地位比安再高一级,安你可要叫珍姐姐了」
  丽莎夫人继续说着「是的..夫人」
  我难为情的看着我身边多年的贴身女僕珍说着「姐姐...」
  我对着珍叫着令人害羞的名字,我从伍尔思特伯爵夫人变成了女僕奴隶的妹
妹,这身份上的转变真的让人有着全新的感受。
  「安....」
  珍也有些不太适应的看着我回答着「安,珍可是你的姐姐,现在,你必须为
你的姐姐舔脚....以表示妳的奴隶忠诚」
  丽莎夫人对我下达了命令,但这是令人羞耻的命令,我身为伍尔思特伯爵夫
人,竟然要跪下去舔我的贴身女僕的脚吗?要是在平常的我,这是万万不可能的
,但大腿的大腿铐、双脚的脚镣与脖子上的颈圈,都让我感受到我现在身份的不
同,这样的感觉,驱使着我去融入奴隶这个角色,甚至喜欢上这个角色了。
  「是....夫人,姐姐,安要为妳服务了」
  我跪趴下来,趴在珍的脚边,看着她有些骯髒的脚,还穿着女僕僕役的鞋子
,我从未注意到珍的鞋子,是那样的乾净,也让我更有动力去舔她的脚,我伸出
了舌头,舔着她的脚面,珍将脚从鞋子脱出,让我能舔她的脚指与脚掌,我抬头
看了珍一眼,她从高往下看着我,一种被轻视注目的感觉,刺激着我全身的感官
,我的另一只手,忍不住往自己的私处摸去,再也无法假装与隐藏这种慾望了,
我是喜欢被这样对待的,成为僕役的奴隶,这个新身份,我很喜欢,甚至讨厌上
流社会那样的生活,无趣的日子,虽然锦衣玉食,但都比不上这样的刺激。
  「呵..堂堂的伍尔思特伯爵夫人,竟然为自己的僕役舔着脚,还摸着自己
的私处,真是下贱到跟街边的妓女一样了」
  丽莎夫人在牢门外大笑着,但这大概也是她所期望看到的结果,也果真成了
她期待的结果了吧?但丽莎夫人越这样羞辱我,我反而舔的越用力了,我努力的
伸出舌头舔着她的指头缝,细心的舔着每一处,珍也害羞的被我舔着,她满脸通
红的闭上双眼,享受着我这个伍尔思特伯爵夫人的舔脚,我开始服从着珍,开始
希望珍成为我的姐姐与主人,丽莎夫人成为我与珍的共同主人,原来成为奴隶是
这样美好的事,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幸福感与刺激感。
  「安奴隶,感觉如何?喜欢吗?喜欢当奴隶的感觉吗?」
  丽莎夫人在牢房外对我问着「喜欢,奴隶喜欢,当奴隶的感觉」
  我满足在刺激的背德感中,回答着丽莎夫人的问题。
  「听到了吗?珍,妳的主人伍尔思特伯爵夫人,竟然是个喜欢当奴隶的女人

  丽莎夫人对着珍说着,而这些话也羞辱着我,但我却一点也不生气,只感到
满满的羞耻感,在我的贴身女僕面前,我已丧失了当女主人的资格了吧?「听到
了...安奴隶,你竟然是这幺下贱的女人啊」
  珍对我说着,而这些话由我的贴身女僕口中说出时,那种羞辱感更重了,我
的私处已经湿的一蹋糊涂了,我的手一边摸着自己的私处,一边舔着她的脚,而
我正在我的贴身女僕面前做出这样的事。
  双脚的脚镣拘束着我,但也加强了我被虐的慾望,我享受着双脚被拘束着的
刺激感,原来脚镣是那样吸引人的东西,难怪丽莎夫人这幺喜欢饲养奴隶了。
  「成为丽莎夫人的豢养奴隶?」
  我心中也起了这样的想法与慾望。
  「希望可以被其他奴隶看见我现在的样子....」
  我心中也起了这样的慾望「丽莎夫人,可以.....让我出去,让大家看
看我现在成为奴隶的样子吗?」
  我对着丽莎夫人恳求着。
  「好...让大家看看也好,但刚刚伯爵府发来了电报,伍尔思特伯爵下午
将回返回宅邸,请伍尔思特伯爵夫人先回府吧!」
  丽莎夫人对我与珍说着「啊...伍尔思特伯爵回来了!!?」
  我对着丽莎夫人问着「是的,快準备回府吧!伍尔思特伯爵夫人欢迎您下次
再来哦」
  丽莎夫人打开了牢房,解开了我与珍的铁鍊及脚镣,我暂时从快乐的梦境中
醒了过来,我再次恢复到伍尔思特伯爵夫人的身份了,珍也恢复成我的贴身女僕
僕役的身份了。
  换回我原本的华丽礼服,但我却觉得浑身不自在,彷彿还怀念着脚镣那对脚
镣、脖子上那个颈铐,珍搀扶着我,上了马车,我对着丽莎夫人挥了挥手,踏上
回家的路。
  「听府里的人说,妳最近很常去子爵府?」
  伯爵边整理着远方寄来的信件一边问着「是的,亲爱的,我也刚从子爵府回
来」
  我边整理着衣服一边回答着「唉...你应该知道子爵府夫人丽莎好豢养奴
对吧?」
  伯爵对我说着「知道,亲爱的」
  我回答道「这要是被陛下知道我们与子爵走的太近,会有祸端的,虽然他现
在的爵位比我还低,但将来的事谁都说不準,更何况陛下不喜欢贵族豢养太多奴
隶的」
  伍尔思特伯爵对我说着。
  「这阵子与丽莎夫人交往的几日,我发现她并非如传言那般的豢养很多奴隶
,也不如外界传言的那样,事实上她是很值得交往的贵族女子,有教养,有家世
,是个相当好的朋友」
  我对伍尔思特伯爵说着「是的,伯爵大人,这几日夫人受到丽莎夫人的热情
接待,可有礼貌了」
  珍在一旁也帮腔的说着。
  「是的,连珍都这样说了」
  我对着珍笑着说着「是吗?总而言之,妳要小心与丽莎夫人往来,别染上好
豢养奴隶的恶习的」
  伯爵对我叮咛着。
  「我知道,亲爱的」
  我对伯爵点点头说着。
  「亲爱的,最近还要再出门?」
  我对着伯爵问着「嗯嗯,三天后要出发到北边作战,可能得要三四个月才能
回来了,家里就要拜託妳了」
  伯爵对我说着。
  「伍尔思特伯爵大人,陛下发来电报了,请您移驾电报室吧」
  一旁的老管家鲍伯从门外走了进来说着。
  「好的,我知道了!」
  伯爵转头看了我一眼,又走了过来亲了亲我后,便转身去电报室了。
  伯爵收到了电报,提前了两天出发到北方前线去了,看着伯爵远去的马车,
我发了电报到子爵夫去,鲍伯递了张电报给我。
  「蒙夫人不弃,子爵府已经準备好了,随时恭候伍尔思特伯爵夫人的到访」
  电报上如此写着。
  「鲍伯,準备好马车吧!」
  我转头对着鲍伯说着「是的夫人」
  「珍,快準备一下吧」
  我转头对珍说着「是的,夫人」
  珍有些兴奋的点头回答道马车很快的在子爵府门口停下了,丽莎夫人依旧在
门口迎接我,珍搀扶着我,优雅的走下马车来,但我知道我将会变成这子爵府的
奴隶之一,一想到这里,我的身体便开始兴奋的发抖着。
  「夫人,欢迎」
  丽莎夫人对我行着礼。
  「丽莎夫人,多礼了,快带我去吧」
  我兴奋的拉着丽莎夫人的手说着「好的,请往这边走吧」
  丽莎夫人点点头回答道,而她将多数的女僕与僕役都支开后,带着我与珍来
到厢房中,是我所熟悉的屋子。
  而丽莎夫人对我越有礼貌,我就越兴奋了,我快步的往前走着,兴奋的来到
这个屋子的房间里。
  铁鍊的声音此起彼落的在地板上磨擦着发出声响,双脚再次被锁上脚镣了,
这一次,我换上了子爵府的奴隶服,露出了胸部与私处,我与珍要彻底的变成子
爵服家的奴隶囚犯,颈铐铐到了最紧的位置、双手也被锁上了手镣,脖子颈铐上
的铁鍊与珍的颈铐铐在了一起,因为我们是姐妹奴隶,丽莎夫人的贴身女僕-艾
丽丝,拉着铁鍊,跟随着丽莎夫人的背后,而我与珍被艾丽丝拉着往前亦步亦趋
的走着,我们此时的身份是子爵家的奴隶了,我们要前往的是,那间有着地牢的
屋子,那里是接下来这段时间,我们要渡过的地方。
  我与珍分别被关在两间牢房,牢房里依旧是锁着铁鍊在墙上,无法逃脱的,
而艾丽丝打开了牢房的门,在珍的眼前,亲了我,我的双手被固定锁在墙上,她
趴开了我仅存的衣服,胸部奶子被她用双手玩弄着,我的私处早已经湿透,渴望
着她的羞辱,我被煽了好几个巴掌,我从未被打过,就连伍尔思特伯爵也没有,
这是我第一次被打,还是被一个子爵府的僕役的女僕打,越打我身体却是越兴奋
着。
  一路上子爵府的僕役们都注意着我们,以为我与珍是新进的奴隶,而我们也
的确是新进的奴隶没错,僕役们应该也已经见怪不怪了吧。
  我与珍成了子爵府的新进奴隶,我们展开了奴隶的生活,丽莎夫人成了我与
珍的共同主人,这一晚,我因为打翻了茶杯而被惩罚着,奴隶们都聚集起来了,
我双手被高高吊起,胸部乳头被夹上了夹子与会发出声音的铃噹,艾丽丝拿着马
鞭挥舞着,一鞭鞭的打在我的屁股上,我痛到哭了出来,但没有人会出来救我,
珍也只能在旁边冷眼看着。
  晚上,我与珍因为是姐妹奴隶,所以要连座惩罚,我们被送进了地牢里,暗
无天日的地牢,上一次我到这里来,还是高贵的伍尔思特伯爵夫人,是个宾客,
再次踏进了这里,我成了被处罚的奴隶了。
  远远的才可以看见有一盏蜡烛,但光线不够照到我的牢房,珍就在隔壁的牢
房里,四周都是石砌的墙,我只能从门缝看见那盏光,冷冷的空气中,我拉着我
双脚上的铁鍊,走动着,双脚的脚镣就跟着发出了声响。
  脖子上的颈圈也被铁鍊拉着,我无法完全靠近门缝。
  「安....妳还好吗?」
  珍透过门缝向我问候着「我很好,珍,别担心我」
  我回答着「被关在这里,会是永远的吗?」
  珍问着我「如果可以,我希望是永久的」
  我回答着「那我愿意跟着妳,一起被关在这里」
  珍的回答让我很感动。
  长时间的单独监禁让我感到相当有安全感,摆脱过往高贵的贵族生活,完全
被拘束在这小小的牢房内,却得到了完全的满足,还有什幺比这个更重要的呢?
艾丽丝进入了地牢,解开了我墙上的铁鍊,将一条短鍊扣在我的颈铐上,她喝令
我只能用四肢爬行,就像狗一样,不準站立行走,她提醒着我的身份,因为我现
在的身份没资格用走的。
  我身为伍尔思特伯爵夫人,但现在只能在地上用爬行着,已经沦为犬奴隶了
,就像那天我第一次到访子爵府看到的女犬一样,只不过现在女犬是我。
  艾丽丝牵着我来到一处房间门外,门外的侍从看着我与艾丽丝,他转身进去
后,没多久,艾丽丝就被叫进去了,而我也只能跟着爬了进去,以犬奴隶的身份

  「丽莎夫人,狗牵进来了」
  艾丽丝对着丽莎夫人说着「来了?!快牵过来」
  丽莎夫人看来很高兴的说着「是..」
  艾丽丝回答后,拉动着她手上的铁鍊,示意我要往前爬,我爬到丽莎夫人的
眼前,作出那天女犬一样的动作,我抬起头来,双脚张开蹲着,双手举高到肩膀
一样的高度握拳,像狗一样的吐出着舌头。
  但眼前这位宾客,竟是我认识的,她是肯特公爵夫人-同时也是皇后的表妹
-雅丽珊,但她看了我好几眼,却没认出我来,她只当我是低贱的女犬而已。
  「奴隶,这位是公爵夫人,还不快替公爵夫人舔脚,夫人最爱奴隶伺候她的
脚了」
  丽莎夫人喝令着我。
  「是!是的」
  我赶紧爬了过去,趴在地上,舔着公爵夫人的脚,而雅丽珊公爵夫人,我上
月才和她一块在喝茶而已,没想到一个月后,我会沦为跪趴在地上舔她的脚的女
犬奴隶了,一想到这里就觉得自己非常下贱,我只能越舔越起劲了。
  「这奴隶舔的不错,丽莎妳调教的好啊」
  公爵夫人笑着说着,可惜我无法抬头看看公爵夫人的表情,不然我一定会觉
得自己更加下贱了。
  「听闻您最近有跟伍尔思特伯爵夫人见面?」
  丽莎夫人在公爵夫人眼前提到了我「是啊!跟她喝了茶,她还是一如既往的
高贵优雅,实在是我们皇室的典範啊」
  公爵夫人夸讚着我。
  「是啊...像伯爵夫人这幺高贵优雅的人,恐怕连我这样的贵族都无法比
的上的,更何况是像我们眼前那样的奴隶」
  丽莎夫人看了我一眼像是故意说给我听的一样。
  「是啊~不过丽莎妳拿这幺低贱的奴,来跟伯爵夫人相比呢?」
  公爵夫人回答着,她还看了我一眼,却让我更加羞愧了,我就在她的眼前,
却被当成女犬奴隶来对待了。
  「是是是~我的错」
  丽莎夫人笑着说着。
  「公爵夫人,上次您说的想看奴隶的屋子,已经打扫好了哦,要不要等等去
看看?」
  丽莎夫人对着公爵夫人问着「好啊,那我们去看吧」
  公爵夫人对着丽莎夫人说着「狗牵回去吧!」
  丽莎夫人转头对艾丽丝说着在艾丽丝的牵着下,我爬回地牢里了,艾丽丝关
上地牢的门之后,对我说着。
  「安奴隶,表现的很好哦,夫人会奖赏妳的」
  艾丽丝说着「希望夫人开心,那就是奴婢我的荣耀了」
  我点点头回答道。
  「很好~继续表现吧」
  艾丽丝点点头锁上了牢房的门,我的世界再次陷入了黑暗了,这次连蜡烛都
不点了。
  不知道过了几天,日期与白天黑夜我也已经分不清楚了,牢门再次被打开了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丽莎夫人。
  「安,刚刚传来消息,伯爵已经战败身亡了,国王陛下已经下令,废除爵位
,您也不再是伯爵夫人了,你现在永远是我们子爵府家的奴隶了,恭喜你了」
  丽莎夫人蹲在地上笑着对我说着。
  「怎幺会这样....」
  我惊讶的坐在地上说着「我们子爵也被受封为伯爵了」
  丽莎夫人高兴的说着「而妳...永远都是我们伯爵府的奴隶了,等伯爵回
来,妳将会是他床上的礼品了,他会很满意的」
  丽莎夫人笑着说道。
  「什幺?妳是伍尔思特伯爵?!!」
  隔壁牢房传来了另一个女子的声音,她激动的叫喊着,她是公爵夫人,她现
在也是丽莎夫人的奴隶了,几天前也被送进了地牢里,成了体验奴隶的一员,我
想不久的将来,她也会成为这丽莎夫人的奴隶的,这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就像
我一样,因为我也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 2020年最新最全亚洲自偷自拍另类12p_欧美色噜噜在线播放_instagram2018最新版本_A片毛片免费线看互动交流网站,上万网友分享亚洲自偷自拍另类12p_欧美色噜噜在线播放_instagram2018最新版本_A片毛片免费线看心得,通俗易懂地掌握亚洲自偷自拍另类12p_欧美色噜噜在线播放_instagram2018最新版本_A片毛片免费线看视频专业知识,并提供各种Color zone media:亚洲自偷自拍另类12p_欧美色噜噜在线播放_instagram2018最新版本_A片毛片免费线看,拥有国产、日韩、欧美、动漫、小说等网络视频的大型视频综合网站。排行榜信息。